大野智的笑容由我守护

领耕太太们再不产粮我就要饿死了😭

第一次钓到娃娃😤😤😤
在那群钓不起的兔子面前出一口恶气

停不下来的摆拍
因为没耐心直接改用荧光笔涂了,等新的颜料到了继续上色
荧光笔怕是会掉色哦😅

sophia多桑送了一套印刷的东西,于是印了龙猫🤣

性感厚实的唇和蜜汁右手🤣🤣🤣

收二手周边完全使我快乐啊😍😍😍

【智水仙】【领耕】死亡并不是结束【七夕发刀子成就达成】

终于找到这篇了,码起来

话说喜欢的文章太多找起来累死人

青北青·Sami的渔具🎣:

刀子预警,你死我亡结局,凡是有糖的迹象基本都是为了虐哈。


文笔不行,ooc蛮严重的,感觉不太能虐到大家呢。


字数1w+,文章节奏时快时慢,空白之处【懒得费脑子写了】请自动脑补。


文章设定上就是两部剧的大体情节的糅合,部分未清晰交代,没看过或者没看完的可能会有略微的看不懂哈,我懒得写真的对不起【鞠躬】


 


 


 


————————————


 


“铃——”

成濑领的视线从文件上移开,当他看到手机屏幕上那个熟悉的名字,他轻皱起眉犹豫了半刻,最终感到有些无奈地接了电话。

“……喂?”

“那个,领……”

“有什么事吗?”

“我决定放弃了。”

成濑领有一瞬间的凝固,依旧镇定地问:“什么?”

“关于喜欢你这件事。”

“……”成濑领微微张了张嘴,“是吗。”

“那么,再见。”

“嘟——”

富士冈耕太没有什么起伏的语气一如既往得温润,他的放弃正如成濑领所料所愿。

——本应该,是这样的。

几乎没有犹疑停顿的通话结束,却让成濑领的心脏忽地静止了一瞬。

“是吗。”成濑领放下了电话,自语的声音轻轻回荡在不大不小的办公室中。“那就好。”



成濑领,收起你的妄想。

你究竟……哪里还有资格。



“这样,是最好的结果了吧。”

成濑领有些疲乏地轻敛双睫,还未放开的手机被缓缓收紧,片刻又被松开。

再度睁开的双眼,徒余复仇的阴霾。





“对不起,没能平安无事。”

富士冈耕太失神地看着掌中的手机,轻声的话不知是对谁说的。

坐在病床旁的姐姐眼眶一下子红了,拉住耕太的手臂,“不要说这种话!”

“还有希望,一切都有转机,所以耕太——”

“姐姐,”耕太看着手机,眼神未动,“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耕太……”

“我会接受化疗的,会努力地活着。”耕太的语气温和而平静,“所以,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吧。”

“……”

姐姐控制不住地落下泪来,发觉太过失态,又极力克制情绪。抹去眼泪的同时挤出一个颤抖的笑,“我们耕太最乖了,姐姐会给你准备晚饭,要等着哦……”

“……”耕太仅仅陷入了自己的思维中,失去神采的眼睛令他看上去毫无生气。

“等着哦……”姐姐捂着泪走出了病房,压抑着呜咽,直到走出了医院大楼才敢放声大哭。






百分之四十。

今天以前,耕太以为让成濑领喜欢上自己仍有百分之四十的可能。

可是现在,耕太能够康复的可能性也只有讽刺的百分之四十而已。

曾经以为自己已经战胜的病魔未曾消失,如今又击垮了耕太的内心。

他明明以为,自己还有机会去喜欢一个人的。

那个人温柔而细腻。他会用令人安心的嗓音驱除耕太内心的不安,会带来散发着清香的百合花看望耕太,会在耕太难以忍受化疗带来的厌食时悄悄塞给他一个柠檬。

煎熬的化疗过程会因为他的微笑而变得微不足道,病痛之时由他而生的愉悦甚至占据了整个夏日。



康复之后,就正式开始喜欢领吧。



那时的富士冈耕太闻着成濑领送给他的那颗柠檬,仿佛嘴里都泛着甜蜜。

血液移植成功了。医生说,五年之内不复发的话,未来将一片光明。

出院前一天晚上,耕太和领发了邮件。

『明天我就可以出院了哦!』

『已经康复了吗?恭喜你。』

『那,以后我还能跟领见面的吧?』

耕太等了十分钟,还没等到领的回复,心情有些失落。

我是不是有点失礼?问这种话……

『耕太君这么想和我见面吗?出院以后可能顾不上见我哦,因为要忙着研究料理,吃生鱼片和蒸蛋羹,还有家族旅行的吧?』

等待的第十一分钟,耕太收到了领的回复,笑容又重新堆满了面庞。

『不会哦,因为和领见面是最重要的事情。』

这样有些直白的话语令耕太有些害羞,又有些小小的得意。

领看到的话,是不是会慌乱呢?

揣度手机另一端的人的心情,耕太没有发现下一个回复到来的迟疑。

『既然耕太君这么说了,想要见面的时候就给我打电话吧。』

Yes!

『嗯!那么领晚安。』

『耕太君也是,晚安。』

明天就能见到领了。

耕太满足地躺在床上,病房里消毒药水的味道忽然变得亲切起来,让耕太愉悦地度过了最后一个身处医院的晚上。



在那之后便又是平静无波的生活。唯一不同以往的是,耕太除了跟家人之外,还会和一个律师时常呆在一起。

一个星期之中会有两三次见面。有时候是领到家里找耕太,有时候是耕太偷偷跑去领的办公室找他。


 


两个人在一起几乎不会有无聊的时候。耕太会跟领聊聊最近发生的事情,比如今天又研制出怎样的料理啦,家里的狗狗又弄的浑身脏却不愿意洗澡啦,前几天又和家人去哪里郊游啦……。成濑领总是温柔地看着耕太,听他讲述趣事或者发发牢骚。之后无论手头的案子多么紧张,他都会抛开不管,邀请耕太一起看电影或者吃饭散步。

日子一天天过去,在家人和成濑领的陪伴下,富士冈耕太迎来了康复后的第一个新年。

“新年快乐,耕太。”随着烟花在天空中绽放,耳边从手机里传出的温润嗓音令耕太感到幸福。

“新年快乐,领。”

“耕太新年有什么愿望或者想要的礼物吗?”

“……只有一个愿望哦。”

“是什么?”

“说出来的话会不灵吗?”

“我不能帮耕太实现吗?”

“哼哼……”耕太从喉咙里发出笑声,“对哦,这个愿望领可以帮我实现。”

“那,是什么呢?”

“虽然没有告诉过你……”耕太有些紧张,深吸了一口气,“但是我呢,从出院那天起就决定正式喜欢领啦。”

“……”

“所以,我的新年愿望是,我喜欢的领,可以喜欢上我。”

“……”

“……领?可不可以不要讨厌我……”

“耕太。”

“嗯?”

“今年夏天,一起去烟花大会吧。”

“好、好啊……不过现在说这个会不会太早了?”

“会吗?”

“领啊……”

“嗯?”

“那我的新年愿望……?”

“愿望的话,自己实现不是更好吗?”

“什么啊……”

“哼哼……”电话那头的人分明是在闷笑。

“不过,领不讨厌我,是不是代表我有机会呢?”

“是的吧。”

“那个语气是怎么回事嘛……我可是才康复没多久啊。”

“耕太很坚强,所以没关系。”

“领是个笨蛋。”

“耕太不是喜欢笨蛋吗?”

“才不是呢。我喜欢的领一点也不笨。”

“那么耕太不喜欢现在的领了吗?”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真是的,成濑领!”

“哼哼……耕太真的很好骗。”

“笨蛋领!我现在得开始考虑要不要继续喜欢领了!”

“那么快就放弃愿望了呀?明明治疗的时候那么坚强。”

“那是因为领在!这才不一样呢。”

“因为我才变得坚强吗?”

“……嗯……”

“啊呀……我开始有点喜欢耕太了呢。”

“真、真的吗?”

“加油啊耕太,也许烟火大会之前我就会喜欢上耕太了。”

“啊……要那么久吗……”

“没有信心了?”

“领,你要喜欢上我啊。”

“哼哼……”又是闷闷的笑。

耕太总觉得自己被捉弄地团团转。

其实耕太不太清楚领究竟对他有多少好感,但是,既然领不反对,那就说明自己还是有机会的吧?

新年里干燥寒冷的空气因耕太心上脸上的热度而变得温暖起来。

之后的日子和之前似乎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还是有点区别的吧?富士冈耕太甜蜜地想着。

比如,樱花树下靠在一起休息的脑袋,悄悄取下不经意落在发上的花瓣的手指,坐在岸上不时触碰的小腿上的温热皮肤,盛着研制出的料理送入心上人口中的勺子……

再比如,戴在自己手上的有着心上人体温的柔软手套,甜品店里两人一份的草莓蛋糕,昏暗的电影院里无声交叠的双手,办公室里盯着他认真的模样时口中弥漫的咖啡香……

“今天领有没有喜欢我一点呢?”

告别的时候,耕太有时会慢吞吞地问出这个问题。

领总是会温柔地笑笑,说:“加油哦。”

后来呢?后来成濑领渐渐忙了起来,有时候一个星期面都见不到,只有一通简短的电话,和几封没什么营养的邮件。

耕太渐渐有些不安。不是因为见面次数的减少,而是因为成濑领电话中语气的力不从心。

有时耕太像平常一样在电话里絮絮叨叨聊着各种各样的事情,领会敷衍地嗯几声之后说:“耕太君,我今天有点累,想要休息了。”

被突然打断话题的耕太会愣一下,然后让他快去休息。

那之后耕太就不太敢主动打电话给领了,他的语气变得疲惫、疏离,让耕太感到失落。



『最近发生什么事了吗?领好像压力很大的样子。』

『没什么。』

简短的一个词以外再无解释。耕太忽然慌乱起来。

『烟火大会,领会去的吧?』

十分钟,没有回应。耕太想起出院前一晚也是这样。

第十一分钟他就会回答的吧。耕太如此安慰自己。

二十分钟,没有回应。

一个小时过去,依然没有回应。

耕太的眼睛变得干涩起来。

领可能太累了,睡着了吧。耕太笑着想,长时间盯着屏幕的眼睛微微泛红。



 


第二天耕太醒的很早,醒来的时候眼睛有些肿。家人还在睡着。耕太洗漱一番过后坐在床上发呆。

他看了看手机,依然没有回音。耕太的眼睛依然涩涩的。


 


反正今天起得早,给爸妈和姐做早餐吧。


 


这样想着,耕太对着玻璃窗上倒映出的自己扬起一个鼓励的笑。


 


 


 


其实领对于耕太所做的料理从来都是来者不拒的。他总是会一脸认真地品尝过之后,湿润的唇瓣微微勾起一个温暖的弧度,轻柔地说:“很好吃。”于是再尝一口,这回会温柔地看着耕太的眼睛说:“我的话,喜欢偏酸甜一点的味道。”再之后,耕太会略带惊讶地说道:“真的吗?完全看不出来呢。”这时领又会若无其事地仿佛随口一说地提到:“因为我的喜好,只有耕太知道。”不去看耕太微楞的神情和泛红的耳根,继续品尝着耕太为他制作的料理。


 


想起这些,耕太看着锅里正烧着的汤汁笑起来,笑着笑着嘴角开始微微颤抖,泪水沿着面庞滑落,哭着哭着耕太又笑了起来。


 


“耕太,起这么早啊?”打着哈欠的姐姐走到客厅,新奇地看着正忙活着早餐的耕太。


 


“嗯……”耕太抹抹眼泪,转头对着姐姐笑道:“洋葱太辣眼睛啦。”


 


姐姐看着他顿了一秒,“什么啊,明明没在切洋葱。一定是昨晚上又熬夜了吧,都在流眼泪了。快去回屋里擦一擦,剩下的交给我吧。”


 


“被老姐看穿啦。”耕太笑笑,又低声道:“谢谢。”


 


姐姐接过手的动作又顿了一下,拍拍他道:“快去吧。”


 


 


 


领,都怪你,我连早餐都做不好。


 


靠着门板的耕太这样想着,又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又哭了起来。


 


成濑领是个混蛋。世界第一的大混蛋。


 


『叮——』


 


突兀的邮件铃声让耕太楞了一下,耕太胡乱地抹去脸上的泪水,眼眶红红地走到桌旁拿起手机。


 


发件人是成濑领。


 


『我会去的。』


 


混蛋。


 


『那我会等到你来为止。』


 


『嗯。』


 


大混蛋。


 


耕太又哭了起来,哭着哭着又开心地笑了出来。


 


混蛋,我怎么还是那么喜欢你。


 


 


 


日子又是一天天地过去,成濑领越来越忙了,两个星期不打一个电话甚至都成了常态。耕太虽然有些失落,但一想到烟火大会又能看见领,就又高兴得不得了。


 


耕太依然每天过的悠闲自在,他会经常拍一些沿路的风景发给领。领不常回复耕太的邮件,回复的时候也仅仅是“嗯”“真漂亮”之类敷衍的几个单词。耕太一开始还会觉得难受,再后来就习惯了,想着他能看到就够了。每天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舒服,只是闲下来的大部分时间,耕太无不寂寞地思考着领现在在干嘛,会不会有一点点想念自己呢。


 


『池塘里的荷叶长的很茂盛,都把水面全盖住啦。领那里不太能看到这种画面吧?』


 


『今天捉到了一只烦人的蝉,炸一炸做成料理会蛮好吃的吧?领会喜欢吗?』


 


『夏天的溪水可凉啦,把脚伸进去特别能解暑。领那里热吗?』


 


『今天做了水果棒冰,改天做给你吃吧?』


 


『今天没有什么特别有趣的事情,只不过我很想领。领最近在忙什么呢?』


 


『今天摘了一下午的草莓,虽然很好吃但是也很累。』


 


『啊……好无聊啊……烟火大会什么时候才能开始啊,我都等不及了。』


 


『好想见到领啊,明天还是没有时间吗?我已经一个月没有见到领了。』


 


……


 


耕太给领发了很多邮件,但是领并没有回复过几次。日子过得好像很慢很慢,都快要磨去耕太浑身的光彩了。


 


 


 


“烟火大会怎么还没到啊……”


 


饭桌上的家人面面相觑,都笑了起来。姐姐冲耕太打趣道:“以前耕太不是很烦烟火大会的吗?这是交了女朋友了?”


 


“没、没有!只是单恋而已……”


 


“所以打算趁着烟火大会的机会抓住她的心?”


 


“什么啊……我只是想见面而已。”


 


“以后可要带回来给我们看看啊,帮你把把关。”


 


“妈!”


 


“臭小子,还不是怕你被骗,什么女人都能娶回家的吗?”


 


“……爸……”


 


“嗯……烟火大会就在下个星期了吧?得给耕太准备一套帅气的和服,可不能随随便便地去见女友啊。”


 


“老姐!都说了不是女友啊!”


 


“差不多差不多。快点吃饭,整理好状态,可不要又熬夜啊,顶着黑眼圈怎么好见人啊?”


 


“知道啦,真啰嗦。”


 


“臭小子!”姐姐瞪了耕太一眼,顺手抄走了最后一只炸虾。


 


“啊!那是我的啊!”


 


“先到先得,谁让你慢手慢脚的。”


 


“真是狡猾……”耕太只能撇撇嘴,心里又开始甜丝丝地想着下个星期的烟火大会。


 


 


 


一个星期可比一个月要短多了,很快就到了烟火大会的日子。姐姐为耕太准备了一件墨绿色的和服,衣边点缀着白色的刺绣,衬得耕太的气质越发温润谦和。


 


“看起来既稳重又不浮夸,姐姐真的很会挑衣服呢。”妈妈一边帮耕太整理着衣角,一边夸起来。


 


“是我们耕太生得帅气,都是爸妈的功劳。”


 


“哈哈哈!”爸爸听了这话爽朗地大笑起来。


 


耕太心不在焉地听着家人的闲聊,满心只想着一会儿就能见到领了。


 


『我在桥边等你,要来哦!』


 


这一天照旧是没有回音,耕太撅噘嘴,和家人一起出发去烟火大会的举办地点了。


 


等到了地方,耕太让家人自己去别处逛。


 


“加油啊耕太!好好表现!”姐姐对他摆出一个加油的手势。


 


“话真多。”耕太笑了一下。


 


等家人都走了,他独自在桥上站着等了一会儿,依然是没有回音。


 


难道今天还在忙吗?明明昨天提醒他了的。


 


耕太有些不满,他决定給领打一通电话。


 


“嘟——嘟——嘟——”


 


等了一会儿,手机对面却是没有回应。除了等,耕太也没有其他法子。


 


耕太突然不是很着急了,他慢慢地等着。既然领说过会来,那就一定会来的。耕太这样想着。


 


从旭日东升等到艳阳高照,又从艳阳高照等到彩霞漫天。


 


成濑领还是没有出现。


 


电话打过七次了,依然没有丝毫回音。


 


耕太又想起了出院前一晚等待的第十一分钟,以及又一天晚上等待的一个小时,还有那锅没有做完的味增。


 


他想起了那段一个星期两三天都和领黏在一起的日子,又想起了新年晚上领对他说:“说不定烟火大会之前我就会喜欢上耕太哦。”


 


你现在有喜欢我一点吗,领?


 


现在让你喜欢上我的几率是多少呢?


 


耕太实在想不明白,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他本来以为他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让领喜欢上自己。


 


现在呢?让领喜欢上自己的可能性,还有多少?


 


耕太想不到。当他迷茫的抬起头,才发现星星已经布满了天空。


 


“耕太,还没等到吗?”姐姐的声音透着担忧。耕太看向她的表情还有些迷茫。


 


“这么不守时的女人,也不用想要当我富士冈家的儿媳妇了!”爸爸显然是生气了,边说着边挥舞了下手臂。


 


“耕太啊,咱们回去吧,晚上太凉了。”妈妈心疼地抚了抚耕太已经凉透的臂膀。


 


耕太慢慢眨了眨眼,仿佛才恍惚地从意识中回过神,愣了一会儿,又轻轻地摇摇头。


 


“你们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逛一逛。”


 


家人面面相觑,最终姐姐推着爸妈走了。


 


耕太还是站在原地脚步未动。他拿起手机,屏幕上依然没有一封邮件或是一通电话。


 


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按下通话。


 


“嘟——嘟——”


 


耕太渐渐地有些失望了,这一次他不太想等了。


 


“喂?耕太君?”


 


耕太一下子愣住了。


 


“耕太君?”


 


“啊,我在。”


 


“对不起,今天有很重要的工作,这么晚才回你电话。”


 


“……没关系……”


 


其实耕太不觉得没关系,他很想问领,你知道我等了多久吗?


 


“你还在桥边吗?我快到了。”


 


“什么?”耕太忽然有些懵。


 


“耕太,转身。”


 


耕太听从地转过身,领还是穿着那一套西装,就站在离他不到三米的地方。


 


成濑领放下手中的电话,一步一步地朝耕太走过去。


 


他在耕太面前站定,一如既往地温柔嗓音,“衣服很适合你。”


 


“……”耕太愣愣地盯着他,眨了眨眼。


 


“现在放烟花会晚吗?”


 


“……不会,刚刚好。”


 


 


 


夜晚的烟花格外美丽,五彩斑斓的颜色在漆黑的夜色中尽情释放,仿佛那一段两个人一起的日子。


 


成濑领看着手中的烟花,眉眼温柔。耕太抬眼看他,耳边是烟花燃烧时的哗啦声,仿佛此刻自己的心跳。


 


“领。”


 


“什么?”领抬头,眼中含着笑意、


 


“现在领有喜欢我一点吗?”


 


“……”领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有哦。”


 


“明天,我还能见到领吧?”


 


“……”成濑领慢慢低下了头。


 


“领?”耕太害怕沉默,害怕成濑领面对这个问题时的沉默。


 


“最后一次了。”


 


“……什么?”


 


“这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富士冈耕太一个人走在无人的漆黑道路上,路边昏暗的灯光甚至照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是那位成濑律师吧,医院里认识的那个。”因为担心而独自在路边等待耕太的姐姐看着他颓废的身影,心情复杂地问。


 


“……”耕太甚至连慢吞吞的脚步都没有停下。


 


“之前几个月你一会儿高兴一会儿伤心的,也是因为他吧。”


 


“……”


 


“笨蛋!他把你耍的团团转,现在被他一脚踢开,你又有什么好伤心的!”


 


“……”


 


“富士冈耕太!你给我振作一点!因为一个男人就失魂落魄成这个样子,你像话吗!”


 


“……”


 


耕太的脚步越来越慢,突然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耕太!”姐姐冲到他身边翻过他的身子,源源不断触目惊心的血红从耕太的鼻腔涌出,巨大的血腥味带着绝望的味道。


 


“耕太!!!”


 


 


 


 


 


“好香啊。”


 


“是姐姐最喜欢的百合花。”


 


“领,谢谢你,一直来看我。”


 


“这是我应该做的。”


 


“耕太呢?”


 


“……怎么突然想起耕太了?”


 


“有点担心呢。”


 


“担心?”


 


“昨天听到护士小姐说,一年前一位血液移植成功的血癌患者今年又复发了。我一直猜想是不是耕太。”


 


“什么……?”成濑领惊住了。


 


“因为最近耕太也没有跟你一起来过了,就有些担心。领不清楚耕太的近况吗?好像很惊讶地样子。”


 


“我们……很长时间没有联络了。”


 


“是吗……听说这次病况很严重,恐怕没有太大生还机会了……希望不要是耕太啊,那孩子还那么年轻。”


 


“姐姐,我有点事情,下次再来陪你。”


 


“嗯,去吧。记得问问耕太的近况啊。”


 


“……我知道了。”成濑领步履匆匆地出了门。


 


 


 


“请问,是否有一位叫做富士冈耕太的病人?”


 


“请稍等。——是有这样一位病人。”


 


“……”成濑领忽然觉得有些呼吸不上来,心跳快得让他慌乱。“他是……什么时候入住的?”


 


“上个月十三号,夜里急诊送进来的。”


 


“是……烟火大会那一天……”


 


“对,是那一天。先生和这位病人是?”


 


“他是我的……朋友,请问他在哪个房间?”


 


 


 


“耕太,吃一点吧……”


 


“我没有胃口。”耕太一脸恹恹地看了一眼妈妈送来的午餐,只感到胃里一阵翻滚。


 


耕太已经做化疗一个月了,又回到了一年前的那段痛苦时光。而这一次不同的是,再也没有那个温柔的人来缓解自己的痛苦了。


 


“……”妈妈担心又愧疚地看着他,“耕太……”


 


“你端走吧,我吃不下。”耕太侧过身子躺着,背对着妈妈。


 


他实在没有胃口也没有心情吃下东西了。


 


“……”妈妈吐出一声叹息,收拾起带来的餐食。“这个,想吃的时候就吃一点吧。”


 


和一年前一样,妈妈留下了一杯蒸蛋羹。


 


等妈妈出了房门,耕太才慢慢扭过头,盯着那杯蒸蛋羹看了一会儿,又垂下眼帘把头扭了回去。


 


耕太闭着眼睛,又想起那段时光,成濑领一勺一勺喂入他口中的温柔动作,以及因为柠檬而沾染上的酸甜香气。


 


“还是和之前一样……没有胃口吗?”


 


耕太忽然睁大了眼睛,但却仿佛不敢相信一般僵硬着身子不曾动弹。


 


他又一次真实地嗅到那个人身上的酸甜香气,听到那样温柔的嗓音。


 


“还需要柠檬吗?”


 


“……”


 


“这次没有带哦。但是我身上有柠檬的味道,也许可以缓解一下。”


 


脚步声越来越近,在床前停住。柠檬的香气顿时亲近并真实起来。


 


“耕太……”


 


又是那样温柔地、亲切地叫他的名字。


 


耕太紧紧闭上了双眼,可是泪水还是抑制不住地从眼角滑落,浸湿了枕头的一片。


 


那双修长的,他曾牵过的手轻轻地覆在他紧闭的双眼上。


 


耕太颤抖地更加厉害,整个身躯都忍耐不住地蜷缩了起来。


 


“你不是……说……不会……再见面……”耕太的声音带着难以克制的哽咽,让成濑领的心都揪了起来。


 


“……”成濑领沉默地坐在他的床沿上,俯下身子去拥住耕太,头埋在耕太的脖颈之间。


 


“为什么不告诉我……”那话语中是耕太从未曾在成濑领的口中听到过的沉重与强烈的愧疚。


 


“告诉你……你就会……喜欢我吗……”


 


“……”成濑领抬起头,看着耕太睁开的双眼中满是水光,“笨蛋耕太……”


 


“我早就喜欢上你了啊。”


 


覆在一起的柔软唇瓣让耕太愣住了,他抽噎着看着成濑领。


 


“我只是……已经没办法停下来了。”


 


“……什么……停不下来?”


 


成濑领只是摇了摇头,“耕太只需要安心养病,其他的,我来解决就好。”


 


“那……领会每天来看我吗……”


 


“当然了。”


 


耕太终于破涕为笑,迎着成濑领的轻吻,沉浸在他身上好闻的柠檬香里。


 


 


 


平静的生活下总是暗流涌动,即使是平静如医院也是同样。


 


“真纪子姐姐!”


 


“啊,是耕太啊。今天身体还好吗?”


 


“嗯,还好。”


 


“耕太的身上都是柠檬的味道,很好闻哦。”


 


“啊……嗯。”耕太想到身上都是领的味道,有些害羞。


 


“真纪子小姐,这里有一封你的快递。”


 


“快递?”


 


耕太接过护士小姐手上的快件,“我来吧。”护士小姐点了点头便出去了。


 


“池田隆宏?姐姐你认识吗?”


 


真纪子也是一脸困惑地摇了摇头。


 


“是张CD,里面会是音乐吗?”


 


“放来听听。”


 


CD机开始运作,几秒的静默之后,是一段采访对话。


 


『还记得十年前在这个器材放置场发生的事故吗?』


 


『友雄不是死了的那个……活着的那个才叫友雄。』


 


『我问过他:“你才是友雄吧?”』


 


『他回答说:“我的名字叫领。”』


 


CD放完,病房里忽然寂静下来。


 


领不是领,而是友雄?


 


成濑真纪子震惊之中满是了然,她其实早就猜到了一些事,只是不愿去打破那份虚假的美好。


 


耕太也同样震惊到有些哑然,他忽然发现自己一点儿都不了解领,或者说,友雄。他忽然有一种强烈的不安。这些不那么对劲的事情,以及最近显得压力很大的领,总让耕太觉得,领又会再一次离开自己。


 


一直到回到自己病房的时候,耕太还有些恍惚。他感到头有些晕,于是躺回床上,拿起了桌上的柠檬,慢慢闻着那酸甜的香气,才稍稍抑制住想吐的感觉。


 


 


 


下午小睡了一会儿的耕太,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他一睁眼就看见领坐在他面前,满面的消沉。


 


“怎么了,领?”这样的领让耕太慌乱起来,他伸出手去抚摸领的脸颊。


 


“好累……”领俯下身揽住耕太,趴在他的怀里。


 


“要注意身体啊。”耕太轻柔地抚着领的头发。


 


他隐隐察觉到了领如此消沉的原因。但是既然领不想提,他就不问。


 


“耕太,你不会离开我,对吗?”


 


“现在这种情况,怎么看也应该是你离开我比较实际吧?”耕太开玩笑说道。


 


“耕太,说你不会离开我。”领的眼中带着悲伤,第一次看到他这副样子的耕太也不免惊讶。


 


“好好好,我到死都不会离开你的。”


 


“耕太不会死的,不许你这样说。”


 


耕太只是笑笑,没再答话。


 


 


 


其实耕太感觉得到。尽管因为领的陪伴,自己的心情好转了许多,但是身体上的日益垮塌是没办法自我欺骗的。耕太很明白,自己时日无多了。


 


身体的灰败渐渐战胜了愉悦所带来的延期,再一次检查过后,医生遗憾地提出了对于病情的看法。


 


“是选择继续化疗,抓住渺茫的希望,还是出院回家,安度人生最后的时光。”


 


“医生,我还能活多久?”


 


“最多,一个月。”


 


一个月。我还能陪领一个月。


 


面对家人的苦心劝说,耕太仅仅是平静地提出自己的请求。


 


“我不想痛苦地度过人生的最后时光。”


 


“对不起,没能够在活着的时候孝敬你们……反而还在提这样任性的要求……”


 


家人也仅仅是泣不成声地同意了耕太的哀求。


 


“这一个月内,病人会逐渐出现食欲不佳,偶尔发热呕吐,心理抑郁,意识不清的症状。我们会利用针剂和仪器尽量减轻耕太君的痛苦,让耕太君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毫无遗憾地度过人生的最后一段时光。”


 


 


 


把一切情况全都告诉成濑领时,他也仅仅是紧紧地抱住了耕太,一个字也没有说。感觉到肩上湿润的耕太无声地回拥着他,一下一下地顺着他的背。


 


之后的一个月,则又像是一年前的那个夏天,但是这一次两个人会做一些以前不会做的事情。


 


会手牵着手在路上闲逛,也会坐在树下被领揽在怀里休息。会在无人的树荫下亲吻,也会在夜里相拥而眠。会在下雨时坐在阳台上拌嘴,也会在打雷时在床榻间流着泪完成一场交合。


 


渐渐地,医生所说的症状确实如约出现了。两人也就不常出门。有时是宁静地吃着耕太做的料理,有时则是陪着躺在床上的耕太,一整天也不会说上一句话,仅仅用相触的皮肤传递热度和安定。


 


 


 


日子这样一天天过去,医护人员也来得越来越频繁。


 


耕太时常需要注射镇痛剂来减轻疼痛,而注射镇痛剂的过程也并没有多么好受。


 


领抚摸着耕太的面颊,耕太的眼神没有焦距,只有一刻不停的粗重喘息。


 


“耕太……耕太……”成濑领会一遍遍轻声地唤他的名字,希望他在模糊的意识中也能稍微感受到一点点安心。


 


家人也仅仅是眼含泪光得看着这样的耕太毫无办法。


 


耕太的家里越来越寂静了,一家人一整天也不说一句话,而耕太几乎不会再下床走动了,失去意识的时间占了绝大部分。


 


而成濑领更是一个星期只有一两天去一下事务所,其他时间则是陪伴在耕太身边。会帮耕太擦拭身体,尽量喂他喝一些流食,安静地牵着他的手一动不动。尽可能地让耕太每天唯几个小时的清醒时间里能看到领,看到家人在身边。


 


成濑领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对于耕太来说究竟是痛苦多一些,还是庆幸多一些。但他知道,分别的日子,就快要到来了。


 


 


 


不知道第几次给耕太注射镇定剂的医护人员在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体后,忽然面色沉重起来。


 


“医生……?”妈妈抑制不住地颤抖起来。


 


“耕太君的身体……到极限了。”医生沉痛地低下了头


 


家人都忍耐着巨大的悲伤捂着嘴,哽咽声都无法发出。


 


坐在耕太身边的成濑领感到心脏仿佛沉入了深海,压迫而酸涩。他的眼眶红了起来,握着耕太的手握紧了一些,带着细微的颤抖。


 


耕太的嘴唇动了动。


 


“耕太……”成濑领俯下身,将耳朵贴近耕太。


 


“晚饭……吃什么……”


 


“……”成濑领强压下痛哭的心情,不去管满面的泪水,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那么颤抖,“是蒸蛋羹哦。”


 


耕太涣散的眼睛毫无聚焦,闻到熟悉的柠檬香,眼角的细纹微微加深,微笑了起来。


 


“耕太君……离开了。”医生低声宣布着无法抗拒的事实。


 


 


 


『成濑领亲启:


 


领,我是耕太。


 


我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时间了,有很多话想要和领说啊。


 


和领在一起的这些日子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痛苦的化疗因为领的存在而变得比平时还要甜蜜。


 


我真的很喜欢领啊,喜欢你身上的柠檬香气,喜欢你修长温柔的指尖,喜欢你温暖的笑容。


 


我知道的哦,关于复仇的事情。即使这样,我依然认为领是个非常温柔善良的人,因为这是没办法伪装出来的。领会扶起路边跌倒的小孩子,温暖地笑、会把手上的食物分给流浪猫、会对每一个工作人员温和地说谢谢。


 


无论是成濑领,还是真中友雄,你就是你自己,温柔而善良。


 


领,对不起,我要先你一步离开啦。


 


不要为我伤心,人生的最后还有领和家人的陪伴,我已经很幸福了。


 


死亡并不是结束。


 


领,你要好好地活下去哦,仇恨总有消弭的一天,领只要做自己就够了。


 


——富士冈耕太。』


 


薄薄的信纸被泪水打湿,之后又被小心翼翼地折好塞入信封,放在最靠近心脏的地方。


 


 


 


 


 


“真是个适合作了结的地方呢。”


 


“最后的目标,是我吗。”


 


“……”


 


“你的复仇将到此终止。”


 


成濑领淡漠地看着那如他所料指着他的枪口,忽然感到了安心。


 


“因为我,死了这么多人……连老爸和大哥也……”


 


“这是因我而起的复仇,所以,只能由我的手来终结。”


 


漆黑的枪口仿佛下一刻便会冲出那颗致命的子弹,成濑领这样想着,心里前所未有的放松。


 


耕太,很抱歉,我要辜负你的期望了。不过,能早点去陪伴你,你会开心的吧?


 


拿着枪的人本是满目愤恨,却始终无法扣下扳机。


 


“你在犹豫什么。”


 


“你不恨我吗?”


 


“我夺走了你唯一的父亲和温柔的大哥……甚至连无关的好友也被杀害……”


 


“即使杀了我,也应该无法让你解恨……难道不是吗?!”


 


“法律是无法制裁我的……复仇的机会只有现在。”


 


“快点杀了我!”


 


芹泽直人看着成濑领愣住了,他缓缓垂下了手。


 


“这就是你的目的吗……”


 


“激怒我,让我杀了你……让我这个逃脱罪罚的人,这一次接受杀人的制裁……”


 


“甚至是自己的性命也可以牺牲吗……”


 


成濑领盯着他,目光复杂。腹部的刀伤让他支撑不了太久了。


 


“你还不明白吗?”


 


“我的人生里,已经没有可以失去的东西了。”


 


“英雄和母亲已经死了……”


 


点亮了我灰暗世界的耕太,最终也离开了……


 


“这样,就能全部结束了。”


 


“终于……到了我能够,做我自己的时候了……”


 


“开枪吧……这是逃避真相的你,必须完成的义务。”


 


“让它结束吧。”


 


“开枪杀了我。”


 


“这是你的职责——快点开枪杀了我!——”


 


成濑领走上前,握住芹泽直人的手,扣下了扳机。*


 


“砰!——”


 


成濑领倒在了地上,意识渐渐抽离。


 


救护车的声音变得朦胧起来,成濑领只知道自己被抬上了担架,之后就再无知觉。


 


耕太,一切都,结束了。


 


“患者毫无求生意识!”


 


“叮——”


 


“抢救无效,宣布死亡。”


 


“成濑领,死亡时间2008年11月13日10点03分。”


 


 


 


成濑领恍惚听见了富士冈耕太笑着对他说,


领,死亡,并不是结束哦。


 


—END—


 


*为了方便领大人死的干净利落点(不是)所以把结尾双亡的情节改掉啦。


 


你死我亡成就达成,我很满足。


虽然设定是文章八成是刀子,但是文笔没救,自己看下来完全没被怎么虐到【。】反而ooc占了大半。


反正,大家意会就好哈,不要给我寄刀片啊,写个水仙不容易,凑出个你死我亡真是很辛苦【闭嘴】


就酱,顶锅遁走。


顺便,如果能看到这里的话,请给我一个小心心好吗(*´艸`*)

集齐五色召唤arashi